当前位置:甘肃简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历史安费扬古:努尔哈赤手下第一猛将,揭秘他的精彩人生
安费扬古:努尔哈赤手下第一猛将,揭秘他的精彩人生
2022-09-01

大家好,我是趣历史小编,说起安费扬古的话,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。

爱新觉罗·塔克世是努尔哈赤的父亲,并且,与其父爱新觉罗·觉昌安同为明朝边关守将。了解清史的朋友都清楚,努尔哈赤的父亲和爷爷就曾死在了辽东总兵李成梁的手上。1583年初,辽东总兵李成梁奉命讨伐女真部,在这场战斗中,失手杀掉了努尔哈赤的父亲和爷爷。

论起这“古勒之战”的起源,还得说到一个不光彩的角色,他就是图伦城主尼堪外兰。尼堪外兰为了一己私利暗中笼络明军,并且,在战场上做了明军的使者,来到古勒城中声称:”只要女真人不抵抗,明军便会撤军。“

古勒城主阿台对尼堪外兰的话信以为真,命令部下准备投降,正当全城放松警惕之际,明军攻破城门,像潮水一样涌进古勒城。然而,李成梁破城后,自食其言,纵兵大肆屠杀城中老幼,结果无辜军民2200余人被杀。不但,将城主阿台斩首示众,就连努尔哈赤的祖父和爷爷也被明军给杀了。

原本觉昌安和塔克世是李成梁的说客,进入古勒城劝说阿台投降,但是,双方还未谈妥明军就已破城而入,努尔哈赤的父祖觉昌安和塔克世就这样成了刀下冤魂。所谓冤有头债有主,虽说,是失手错杀,但是,觉昌安和塔克世的死仍与李成梁有间接关系。

而罪魁祸首,尼堪外兰更是难逃其咎。过了四年,努尔哈赤将尼堪外兰的脑袋摆在父亲和爷爷的灵前,杀父之仇得报。

那么,是谁替努尔哈赤报了大仇呢?

觉昌安和塔克世惨死在战场上,明朝也曾声名:这场事件纯属误杀,并且,让努尔哈赤到前线将父亲和爷爷的遗体带回家。为了安抚,明朝封努尔哈赤为建州指挥使,子承父业。在努尔哈赤心里,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明朝的举动根本不足以平息他的怒火。建州兵力不足,无法组建起一支强军,努尔哈赤势单力薄,根本不是明朝的对手。

为了完成复仇打野,努尔哈赤痛定思痛,决定:首先征讨反复无常的尼堪外兰。与基业庞大的明朝相比,尼堪外兰虽是无名小卒,却也不是此时的努尔哈赤所能抗衡的。努尔哈赤在建州辛苦运营,卧薪尝胆,用了四年的时间才手刃尼堪外兰,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。砍下尼堪外兰头颅的,正是努尔哈赤麾下大将安费扬古。

努尔哈赤与安费扬古生于同年,两人又是发小,在成长过程中结下深厚的友谊。女真人多以游猎为生,安费扬古家也不例外,因颇受觉昌安赏识,安费扬古的父亲告别游猎生活来到建州替努尔哈赤的爷爷管理军马。虽说,父亲已告别山林,但是,安费扬古却认为:狩猎是女真人的荣耀,自己命中注定该做一名猎人。

安费扬古从小便跟随小伙伴游遍崇山峻岭,身体素质极佳,在骑马射箭上又颇有天赋,所以接过父亲的猎弓成了一名猎人。常年混迹深山的安费扬古磨练了一身坚毅的脾性,逐渐成长为一个女真勇士,在二十岁时已是远近闻名的猎手。听说朋友有难,安费扬古二话不说,投身努尔哈赤麾下加入到复仇大业中。

安费扬古召集三个堂弟,将家事安排妥当,告别年迈的父母和妻子儿女,四人踏上征程,来到好朋友努尔哈赤帐下成了一名士兵。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,努尔哈赤带着三百名女真勇士抵达图伦城外静静潜伏。待到第二天清晨,太阳尚未升起,努尔哈赤的士兵已将图伦城团团围住。进攻的号角声划破天空,安费扬古一马当先,几名女真战士紧随其后。

他们在图伦城下搭建人梯,安费扬古踩着人梯跳上城楼,一举砍杀五六名守城的士兵。双方经过一番恶战城门沦陷,安费扬古从城内大开城门。努尔哈赤率众守在城外,见安费扬古一举建功,当即下令全军冲锋,士兵们涌进图伦城中,仅用了半刻钟的时间便打得守军缴械投降,拿下了图伦城。这场战争赢得漂亮,唯一美中不足之处便是城主尼堪外兰趁乱逃脱。

拿下图伦城后,建州兵马声名大振,努尔哈赤部士气高涨。图伦城的百余名降卒均被努尔哈赤收入麾下,此外,还获得了近千人口、两千多口牲畜、三十副盔甲、五十匹战马。安费扬古在这场战争中身先士卒,破城之战安费扬古功不可没,努尔哈赤送给他一套住宅以及三个仆人。

努尔哈赤虽未建州领袖,但是,他承袭的官员是明朝封的,当时并未得到家族的认同。

努尔哈赤讨伐尼堪外兰受到族人的抵触,他们觉得:努尔哈赤妄自起兵会使家族陷入不利的境地中。族人中对努尔哈赤偏见最大的便是他的三、五、六祖父的子孙们,他们将努尔哈赤视作眼中钉,并且,密谋除掉努尔哈赤取而代之。

某天夜里,还在酣睡中的努尔哈赤直觉不妙,便藏了起来,侥幸躲过了刺客的偷袭。这场刺杀使努尔哈赤警觉,隐然觉得事情不妙。果不其然,第二天清晨一个坏消息传到努尔哈赤耳中,安费扬古的儿子失踪了,绑架者留下一张纸条。

其内容则威胁安费扬古说:”倘若他继续协助努尔哈赤,他儿子就会被撕票。“努尔哈赤感到非常歉疚,向安费扬古表达歉意,安费扬古却坚定地说道:“我投入你的麾下,是最正确的选择,即便今后遇到千难万险绝不回头。”

早在进攻图伦之前,努尔哈赤便与萨尔浒城主立下盟约,双方约定一起进攻图伦城,然而,在图伦一战中萨尔浒的士兵却并未出现在战场上。面对背信弃义的诺密纳兄弟,努尔哈赤本来并未计较,没想到诺密纳兄弟竟以小人之心揣测努尔哈赤会报复自己,打算先下手为强除掉努尔哈赤。

诺密纳兄弟派亲信前往建州报信,说:图伦一战中之所以未出兵是因为患上急病无法出征,并且,许诺双方今后一起拿下巴尔达城,城破之日战利品五五分成。努尔哈赤虽宽宏大量,却不是傻子,诺密纳兄弟的举动引起了他的警觉,努尔哈赤索性顺水推舟,答应与萨尔浒结盟。

到了约定的日子,双方士兵在巴尔达城下集结,居心叵测的诺密纳兄弟想让建州士兵作为先锋,努尔哈赤却说道:“让我们当先锋没问题,但是,建州兵困马乏,且军备不足,盔甲兵器不足,倘若你们能够将萨尔浒军的兵器盔甲借给建州子弟,攻城的成功率会更高。”

想坐收渔翁之利的诺密纳大喜过望,当即命令士兵们交出武器盔甲。努尔哈赤不慌不忙,命令建州士兵穿上盔甲拿起武器,待建州兵全副武装之后,立马调转马头将诺密纳兄弟的士兵包围起来。此时,诺密纳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被人砍了脑袋,诺密纳的弟弟见势不妙想要溜走,被早有准备的嘎哈善一枪穿了心窝,滚落马下断了气。

诺密纳麾下的士兵们吓得瑟瑟发抖,不知会被怎样处置,努尔哈赤挥舞战刀,对萨尔浒士兵说道:“你们的首领诺密纳背信弃义,答应与建州同盟,不但不遵守诺言,还两次想要致我于死地。诺密纳兄弟的下场纯属咎由自取,与你们没有关系。倘若你们愿意效忠于我,我绝不会杀你们,你们的待遇与建州兄弟一样。倘若你们不愿意替我卖命,那么我也可以让你们回家。”

萨尔浒士兵见努尔哈赤义薄云天,纷纷表示愿为建州效犬马之劳,努尔哈赤又增加了大批兵马,大喜过望。努尔哈赤让弟弟留在战场上整顿降卒,自己则带着嘎哈善等人前往萨尔浒,当努尔哈赤抵达城下时,见到城墙上飘舞着“建州左卫”的大旗。

其实,努尔哈赤早就做好了两手准备,在与诺密纳兄弟进军巴尔达城时,安费扬古的骑兵已悄悄摸到萨尔浒城下,将诺密纳兄弟的老巢一举端掉。短短几年时间,努尔哈赤的兵力从几百发展到三十个牛录近万人,并相继将女真各部逐一征服。虽说,努尔哈赤离统一女真的理想越来越近,但是,他的心里始终对复仇念念不忘。

尼堪外兰尚逍遥法外,一日不除此人努尔哈赤寝食难安。

正当此时,有消息称尼堪外兰躲在抚顺城,抚顺城属明朝管辖。此时的努尔哈赤虽坐拥近万兵马,仍不敢轻举妄动。努尔哈赤派人带着厚礼拜访抚顺守将裴松,表明来意。裴松表示:这是女真部的内部矛盾,自己两不相帮,努尔哈赤可以派几个人自行处理,但是,要注意影响,切莫大张旗鼓。

那么,该派谁进城呢?努尔哈赤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发小安费扬古,当即命安费扬古带二十个精兵轻装上阵,进入抚顺城内。

尼堪外兰此时正在外营的一颗树下乘凉,十分惬意,隐约间听到身边有脚步声,睁眼后才发现二十个女真士兵已将自己团团围住。安费扬古一跃而上,揪住尼堪外兰,一刀砍下,根本没给尼堪外兰讲话的机会。

当安费扬古将尼堪外兰的脑袋拎到努尔哈赤面前时,努尔哈赤热泪盈眶... ...父仇终于得报,心愿已了,而安费扬古在女真部中的地位也水涨船高。